《东莞历史文献丛书》前言()
日期:2018-09-21 10:21

  作者系东莞著名文史专家、莞城图书馆名誉馆长、《东莞历史文献丛书》总顾问杨宝霖先生,原文如下:

  東莞有史以來最大型叢書──《東莞歷史文獻叢書》出版了。廣東省立中山圖書館將歷年珍藏的東莞歷史文獻,並向國家圖書館、上海圖書館、南京圖書館、大連圖書館、北京大學圖書館、中國科學院國家科學圖書館、故宮博物院圖書館、北京師範大學圖書館、復旦大學圖書館、中山大學圖書館、廣東省社會科學院圖書館、東北師範大學圖書館、廣州梁氏儀清室、東莞楊氏自力齋以及海外等十餘所圖書館及私家借求秘笈,編成《東莞歷史文獻叢書》(下文簡稱《叢書》)。

  《叢書》收録歷代東莞作者,上起南宋趙必 (一二四五─一二九四),下訖清末劉翰棻(一八七八─一九五一)共七十七家(集部中《三逸合稿》為趙祉皆《聽濤屋詩鈔》、蘇澤東《祖坡吟館詩略》、梁淯《不自棄齋詩草》三人三種詩選)。著作有經部十種、史部六十種、子部二十八種、集部六十八種、叢部二種(內有子目三十五種),珍本秘笈,時次其中。探驪得珠,可獲異寶。

  廣東省立中山圖書館與東莞莞城圖書館合作,成此美舉,沾溉學林,功德無量。東莞泉下先賢、當今英俊,當感激無似。

  一九四九年以前,東莞一向屬廣州管轄,與周邊各縣一樣,歷史悠久,文化昌明,文人輩出,文獻繁多。千百年來,自然的侵蝕,人為的破壞,時至今日,曾有明確著錄的東莞文獻,百不存一。這套《叢書》是東莞現今最大的東莞歷史文獻書庫,這套《叢書》的目録,是現存的東莞歷史文獻最完備書目。

  就正常情況而言,有實體之書,自然有現存之書的書目,但在東莞,新中國成立前的情況,一是有目無書,二是有書無目。略述如下:

  一、有目無書

  〔康熙〕《東莞縣志》卷十三“藝文·十·書目”,登録東莞清代康熙以前文獻一百四十六種,每種都不注存佚。

  〔民國〕《東莞縣志》,莞人的歷代著述,有詳細的記録。該志卷八三至卷八八“藝文略”六卷,載經部八十三種,史部一百六十二種,子部一百零七種,集部五百三十八種,共八百九十種。按該志的體例,凡編志之時,作者尚存,其著述不闌入。集部中有《息踵詩草》一種,作者為張度;考張度卒於宣統三年(一九一一),是該志所録之書最晚的一種。凡民初健在者,其著述概不登録。編者陳伯陶等身的著作固然不録,蘇澤東、張其淦、張伯楨等多產作家的著作,均不次於其中,其因皆在於此。

  〔民國〕《東莞縣志·藝文略》所録宋代莞人著作之目十二種,除趙必 《覆瓿集》外,均注“已佚”。因《覆瓿集》有《四庫全書》本、清鈔本、《粵十三家集》等本故也。其餘所録元、明、清以來八百七十八種,均不注存佚。雖《覆瓿集》今存而不注“已佚”,我們不能以此為例,以為其餘群籍,在〔民國〕《東莞縣志》編纂之時,書仍存世。茲舉三例以證:

  陳伯陶因康熙間莞人陳阿平(字獻孟)詩集不存,遂輯其佚,成《陳獻孟遺詩》一卷附録一卷,收入自編的《聚德堂叢書》中,而自己主編的〔民國〕《東莞縣志》卷八十八“藝文略”收陳阿平《缽山堂詩集》十九卷一目,不注“已佚”。

  〔民國〕《東莞縣志》卷八十八“藝文略”收吳鶴(字一琴)《一琴詩稿》一目,不注“已佚”。吳鶴同門蘇澤東,在所著《祖坡吟館摭談》中記吳鶴卒後,“親詣其廬,搜遺稿不獲”。

  清末駱根深(字叔穎)所著《〈東萊博議〉輯注》,陳伯陶已斥資為之刊行。駱根深所撰詩集《天香吟館詩鈔》,四十九歲卒後已佚,僅存零篇數十首,陳伯陶序之,曰:

  (叔穎)家故寒,僅青一襟,未五十而卒。詩雖佳作,稿亦隨佚。己酉(霖按:宣統元年,一九〇九)十月,陶自江寧乞假歸,其喆嗣荷錕捧其遺詩數十篇至,披讀之下,回憶卅年前寒窗冬學,索句簷間,恍如夢境,而所傳僅此,可悲也已!因書以還荷錕。

  (《東莞詩録》卷六十二)

  陳伯陶明知駱根深詩集已佚,而〔民國〕《東莞縣志》卷八十八“藝文略”收駱根深《天香吟館詩鈔》一目,不注“已佚”。

  因此可知,〔民國〕《東莞縣志》卷八十八“藝文略”所録宋以後莞人著作非當時存世之書,其中一部分只是東莞曾經有過而已。

  二、有書無目。

  民國十七年(一九二八),徐景唐為東莞明倫堂委員長,倡議辦東莞博物圖書館,建築費用由東莞明倫堂出,次年竣工(即今之東莞人民公園內東莞博物圖書館)。一九三二年五月一日,東莞博物圖書館正式開放,至一九三四年館內圖書共二萬六千五百馀冊。其中收藏歷代莞人著作的“東莞文庫”,有書一百四十六種,共二千四百七十七冊,多是東莞士紳捐獻的,捐者如麥寶書(商紳)、陳伯陶(清探花)、鄧誦芬堂(清進士鄧蓉鏡堂額)、莫伯塤(藏書家,莫伯驥之兄)、盧瑞、陳聯輝堂、容紹述堂(容庚祖父容鶴齡堂額)等(見《東莞博物圖書館特刊》),這是東莞著作的薈萃。可惜一九三八年農曆九月二十二日,東莞淪陷,日軍以東莞博物圖書館為聯絡部,將館內藏書全扔之街頭,二千四百餘冊東莞歷史文獻遂珠零玉碎。事後東莞中學收拾叢殘,得東莞博物圖書館藏書二千餘冊,而“東莞文庫”之書,只有《明史竊》殘本一種而已。

  筆者歷年讀書所及,於邑內外公私所藏,亦偶遇東莞博物圖書館故物。如在莞城一父老家,見清嘉慶間東莞篁村人張邁所撰《張申亭詩文集》,書中鈐有“東莞文庫”隸書朱文方印、“東莞博物圖書館藏”篆書朱文方印。清道光間莞城人蔡召華所撰《笏山記》,書內有五十三處鈐有“東莞博物圖書館藏”篆書朱文方印,此書見於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《古本小說集成》。清同治間東莞篁村人張瓚所撰《東莞庠士録》《廣東貢士録》,書中鈐有“東莞博物圖書館藏”篆書朱文方印多處,可證為東莞博物圖書館原藏,此書現藏廣東省社會科學院圖書館(今收入《叢書》)。

  東莞博物圖書館是公共圖書館,館內“東莞文庫”,當有目録,殆與一萬七千七百八十五冊之書,同毀於日寇。館內“東莞文庫”二千四百餘冊的東莞歷史文獻書名,後人無從知得。

  以上所說“有目無書”“有書無目”,都不能為今人研究東莞歷史文化提供資糧,也不能提供尋訪東莞古籍的線索。《叢書》既有書,也有目,其目不僅可檢閱所載之書,而且可按圖索驥,尋求《叢書》所載之外的不同版本,或按作者尋求未入《叢書》的其他著作。

  一地之歷史文獻,是一地之文化家底,亦是一地文明之根。在東莞,要挽典籍之墜緒,發潛德之幽光,捨此《叢書》,當今恐無如此集中、如此便捷之別種也。

  就研究東莞歷史文化而言,《叢書》雖不能謂一覽無餘,但經史子集具在,網羅一邑歷史文獻於一書,就是研究東莞歷史文化的倉庫。茲擇其要,結合筆者歷年訪求東莞古籍的膚淺體會,略述於下。

  《叢書》所收東莞歷史文獻篇幅最大的有兩種,一是陳伯陶主編的〔民國〕《東莞縣志》一百二卷,原裝二十一冊;一是張其淦獨力編輯的《東莞詩録》六十五卷,原裝二十二冊。陳伯陶與張其淦是同窗,業師是陳伯陶之父陳銘珪。二人鄉試同榜,會試同時,殿試前其淦因病,故遲伯陶一科成進士。陳銘珪曾謂陳伯陶長於考據,張其淦精於詞章。數十年後,差不多同時,陳伯陶成〔民國〕《東莞縣志》,張其淦成《東莞詩録》。

  略說〔民國〕《東莞縣志》

  愚以為研究東莞歷史文化,首要遍覽《東莞縣志》。據〔民國〕《東莞縣志·藝文略》所載,自元初陳庚的《寶安志》(寶安為東莞古名)起,至清末鄧蓉鏡的《鄧志稿》止,加上陳伯陶的〔民國〕《東莞縣志》,共有十六種。現存多少種?在筆者年將弱冠初涉此途之時,無書可查,亦無人可問,茫茫渺渺,只有獨自去大海撈針,經過三十餘年的艱難尋訪,抄寫、拍照、復印、交換、地攤購買,得書的手段幾乎用齊了(無奈當日還沒有掃描,更不可能上網下載),現存《東莞縣志》七種,始以不同的面目聚首於蕭齋。今日一展《叢書》,現存《東莞縣志》七種,就一齊出現於眼前,何其幸也!它們是:

  〔天順〕《重刻盧中丞東莞舊志》十二卷(殘存一至三卷)

  〔崇禎〕《東莞縣志》八卷

  〔康熙〕《東莞縣志》十四卷首一卷

  〔雍正〕《東莞縣志》十四卷首一卷

  〔嘉慶〕《東莞縣志》四十六卷

  〔嘉慶〕《東莞縣續志》二卷

  〔民國〕《東莞縣志》一零二卷首一卷

  東莞自有方志以來,集舊志之大成而有所創新者,是〔民國〕《東莞縣志》。主編陳伯陶,啟筆於一九一五年,五年後脫稿,一九二七年鉛印出版。此志是東莞方志壓卷之作,時間晚,內容豐;且陳伯陶曾為清國史館總纂,有治史長才,其成就在以前諸志之上。

  民國間,王雲五主編《續修四庫全書提要》,評此志有“六善”:

  邑事散見於史、集部中,舊志多不深考。間有徵引,亦不注所出,茲編廣為摭拾,注其書名。其有差錯者,則加按語考訂之。其善一。

  志以圖為重。邑志舊圖,於開方測算,未明其法,甚為疏略;今則重新測繪,粲然可觀。其善二。

  沿革本之史志及前代疆域圖記等書,然必兼載鄰縣,分合始明。舊志徵引未全,殊嫌簡略,茲詳為考據,使閱者瞭然。其善三。

  光緒之季,學堂興而黌舍廢,鐵路設而驛站裁,故以學堂附學宮後,鐵路附驛鋪後,以著變通之自。其他新政,亦著於編。其善四。

  明時東莞人物最盛,茲編博考群書,證以狀、志、家傳,視舊志加詳,且可以訂正史誤。《袁崇煥傳》尤為精核。其善五。

  藝文志考載書目,經史子集,四部標列,並録其序語,附注後方,其詩文則散附各略中。其善六。

  王雲五“六善”之評,頗為公允。

  略說《東莞詩録》

  《東莞詩録》六十五卷,清張其淦編,一九二四年家刻本。收歷代東莞詩人(時代下限至編書時已故者)八百一十七人,詩五千七百三十二首。

  東莞前賢編輯莞詩總集,是一場經歷五百餘年的接力跑。

  首發站:明正統(一四三六─一四四九)間,南京禮部左侍郎橋頭鄉人陳璉編成《寶安詩録》。

  明祁順《寶安詩録序》說:

  鄉先達琴軒陳公(霖按:陳璉號琴軒)嘗取邑中詩人自宋元暨國初之作,編為一帙,名曰《寶安詩録》。

  第二站:明成化(一四六五─一四八七)間,江西左布政使棠梨涌人祁順成《寶安詩録後集》。

  明祁順《寶安詩録序》說:

  (鄉先達琴軒陳公)歿已三十年,後輩吟詠,皆弗及見,而公為邑名賢,遺稿亦未登録,其將有所待耶?順不敏,竊慕前輩所為,思有以表見之,乃取琴軒舊編,稍加增損,為前集;自琴軒及今數十人,次第編入,為後集;外郡士夫有為寶安作者,亦因公之舊增而附焉。

  第三站:清康熙十九年(一六八〇)稍前,白市人蔡均編成《東莞詩集》四十卷。

  蔡均親家屈大均《東莞詩集序》云:

  昔夫子作《春秋》以繼《詩》,《詩》雖亡而《春秋》不亡,故《春秋》者,《詩》之所以賴以不亡也。士君子生當亂世,有志修纂,當先紀亡而後紀存,不能以“春秋”紀之,當以詩紀之。此蔡平叔(霖按:蔡均字平叔)《東莞詩集》之所以作也。……是集也,於宋首紀竹隱(霖按:宋李用號竹隱),以其不仕元也;於國朝首紀羅山(霖按:明何真號羅山),以其能歸命大明也。意良深厚,雖一邑而隱然繫天下之重焉。

  (《翁山文鈔》卷一)

  屈大均《翁山詩外》卷十《贈蔡平叔姻家》詩,有句云:“前輩詩成東莞集,如公著述更從容。”注云:“平叔為九峰先生沈之後,所居東莞白市,近撰《東莞詩集》,表章本朝先輩。”觀《東莞詩集序》全文,蔡均《東莞詩集》非僅為保存東莞歷代詩作,而以紀詩來寄不忘故國的哀思。所以,當乾隆間文字獄盛行之際,蔡均的《東莞詩集》列為禁書,遭毀版,因此《東莞詩集》不見流傳。

  第四站:清道光二十七年(一八四七),東莞茶山鄧淳編成《寶安詩正》六十卷。

  鄧淳《寶安詩正·自序》說:

  每慨陳(霖按:指明陳璉)、祁(霖按:指明祁順)二先生之《詩録》不可得見,而故家遺俗,多有文獻無徵之歎。常勸同人纂輯前詩,以為一邑之掌故,而日邁月征,迄無成局。余年已及耄,精神日竭,老病日增,不得已草草成書,彙為六十卷,名為《寶安詩正》。

  鄧淳編《寶安詩正》時,年已七十有一,莞城詩人羅嘉蓉助其搜集故家文獻。

  鄧淳有詩,題云《予輯〈寶安詩正〉一書,得羅秋浦(霖按:羅嘉蓉號秋浦)茂才助予搜采各處遺集,以備選録。書成,賦此紀事,並柬秋浦》。羅嘉蓉《寶安詩正續集·自序》也記敘:“丁未歲(霖按:道光二十七年,一八四七),適鄧樸庵先生僑寓吾里(霖按:樸庵,鄧淳號。鄧淳編《寶安詩正》時寓莞城西門馬齒巷之拾芥園,與羅嘉蓉所居雲根老屋相距不及百步),時相過從。論及《寶安詩録》,先生遂力肩其任,直欲繼陳、祁二公而補輯焉。乃命余於各處故家搜求遺集,以備選録。”有羅嘉蓉為助手,故成書較速,年餘即已編成。羅嘉蓉,當年三十五歲。

  第五站:清光緒二十一年(一八九五),羅嘉蓉編成《寶安詩正續集》十二卷。

  《寶安詩正續集·凡例》云:“樸庵先生歸道山四十五年矣,此四十五年中,又得若干人遺詩,並前集(霖按:指鄧淳編《寶安詩正》)遺漏,今始得其詩俱編入續集。”“有年代事實可考者,備録之,以存梗概。”

  羅嘉蓉編《寶安詩正續集》之時,年已八十,幸有助手。羅嘉蓉《寶安詩正續集·自序》載:“斯時助余遍處搜羅者,蘇子選樓之力居多,尤為篤好焉。”選樓,為蘇澤東之字。是年蘇澤東三十四歲。

  第六站:一九一三年,蘇澤東編成《寶安詩正再續集》四卷。

  蘇澤東在《寶安詩正再續集序》中道其編書的原委云:

  今秋浦已歸道山,繼而作古者又若干人。江山文藻,世界滄桑,設不及時搜羅,則茂陵遺稿,幾何不見蝕於蠹魚?變革後,地遭兵燹,人多遷徙靡常,遺書十不獲一,採訪綦難。然闡幽光,挽墜緒,正吾輩之責,所謂“莫為之前,雖美弗彰;莫為之後,雖盛弗傳”。余固陋不文,詎敢上追巽川先哲?但桑梓耆英,忍睹其風雅之淪亡,沒世無稱歟?故僅就見聞所及,再續纂之,又得數十人。其中耆舊師友,或有遺聞佚事足資考證者,撰為《祖坡吟館摭談》,綴之於編。

  第七站:一九二四年,張其淦總其成,經兩次編纂,成《東莞詩録》六十五卷。

  《東莞詩録》成書,襄助之功,蘇澤東為第一。張其淦能總其成首先要有鄧淳的《寶安詩正》。張其淦用的《寶安詩正》,是蘇澤東提供的。蘇澤東敘其過程說:

  鄧徵君歿已四十餘年,稿(霖按:指《寶安詩正》)猶待梓。余懼其久而失傳也,詣鄧氏之廬,訪其侄孫南坪茂才,借得此書,歸録副本二:一代豫泉(霖按:張其淦字豫泉)太史鈔存;一珍藏敝篋中。……惜鄧氏後嗣式微,漢書代薪,稿復雲散煙消,懸金覓之不得。

  (《寶安詩正再續集序》)

  張其淦在山西黎城知縣任內(一八九五─一八九九)得《寶安詩正》,遂以之為底本,著手編輯《東莞詩録》。第一次編於宣統二年(一九一〇)安徽提學使任上。張其淦自道:“鄧徵君輯有《寶安詩正》六十卷,……吾友蘇選樓向其後人借鈔,余得是書,宦晉宦皖,無日不在行篋中也。……公餘之暇,刪其煩蕪,芟其累句,得《詩正》十之六七,編為《東莞詩録》。”第二次編於民國十年(一九二一)稍前,其時移居上海。張其淦自言:“蘇君選樓茂才與羅秋浦明經,於鄧樸庵徵君輯詩之後,復搜羅吾邑人詩,得百餘人,名曰《寶安詩正續集》。吾借觀之,因采入《東莞詩録》之內。……於是《詩録》告成,析為卷六十五。”民國十三年(一九二四),刻於莞城所居之寓園,“獨任剞劂之費,閱數歲而書成。”(張其淦《東莞詩録·後序》)。

  欲窺東莞歷代詩作,《東莞詩録》有大量的詩篇;欲研究東莞詩歌的發展,《東莞詩録》有豐富的素材。以詩總集而論,廣東各縣恐無出其右。

  《叢書》有很多珍稀之本,如:

  《東莞庠士録》四卷,清張瓚輯撰,清鈔本。

  《廣東貢士録》三卷,清張瓚輯撰,清鈔本。

  《何慶修鄉試硃卷》一卷,清何慶修撰,清同治元年羊城西湖街酌雅齋刻本。

  《黎際春鄉試硃卷》一卷,清黎際春撰,清同治十二年省城西湖街口聚文堂刻本。

  《王枏鄉試硃卷》一卷,清王枏撰,清光緒二十六年刻本。

  《尹晸舉鄉試硃卷》一卷,清尹晸舉撰,清光緒二十九年省城西湖街寶珍樓刻本。

  《靄樓賸覽》四卷,清歐蘇撰,清嘉慶五年刻本。

  《鐵橋集》不分卷,清張穆撰,清康熙間刻本。

  《梁无悶集》二卷,清梁憲撰,清刻本。

  《石嶽文寄》不分卷、《石嶽詩寄》不分卷,林鳳岡撰,雍正間鈔本。

  《紅棉館詩鈔》四卷,清賴洪禧撰,清道光四年刻本。

  《紅棉館詩鈔賸》二卷,清賴洪禧撰,清咸豐十年莞城自得樓刻本。

  《臥雪山房詩鈔》不分卷,清袁必達撰,清道光三年刻本。

  《細字吟》六卷,清蔡召華撰,清刻本。

  《味鐙閣詩鈔》二卷,清羅珊撰,清同治十年家刻本。

  《味鐙閣詩鈔》不分卷,清羅珊撰,鈔本。

  《秦瓦硯齋詩鈔》七卷,清簡士良撰,清光緒間刻本。

  《草草草堂詩草》不分卷,清何仁山撰,稿本。

  《眠綠山房詩集》三卷,清鄭榮撰,清光緒五年刻本。

  《荔莊書屋詩鈔》四卷,清陳銘珪撰,清鈔本。

  《葵誠草》一卷,陳伯陶撰,稿本。

  《詩稿》一卷,張其淦撰,稿本。

  共二十二種。其中有幾種筆者曾刻意尋訪,如《石嶽文寄》《石嶽詩寄》。筆者年輕時讀〔民國〕《東莞縣誌》卷六十六《林鳳岡傳》,被傳主奇特的生平所吸引。林鳳岡非科舉出身,而以軍功授廣西梧州府同知。當時地方初定,瘡痍未復,道路流離,林鳳岡竭力撫愛,民賴以安。廣西巡撫常以疑難重案委之,林鳳岡剖決如流,民間有“明如鏡,清如水”之譽。以母喪歸。服闋赴京,經吳門,與詩人尤侗輩唱和於唐寅墓下,以“春風萬片桃花塚,明月三聲杜宇魂”之句,騰譽江南。筆者後讀《東莞詩録》,卷二十七選林鳳岡詩二十三題四十一首,心折於林詩題材新穎,造語奇崛。新科技之器,如千里鏡、顯微鏡之類,驅之筆下,“凡嶺南之瑰麗靈秘,無不目給心賞”(溧陽彭桂《石嶽詩寄序》)。其《三峽》云:“有天皆帶石,無地可分山”“四氣夏無暑,萬年天不清”,為前人所未道。《石嶽文寄》中有《方定齋新詞小序》一篇,論及詞的流派,有獨到的見解。明人張綖撰《詩餘圖譜》將詞分為婉約、豪放兩派,以婉約為詞之正宗,豪放為詞之別調。自後數百年流傳頗廣。林鳳岡卻不以為然。其說曰:

  詞有二體,婉麗、豪放是矣。主此奴彼,均非至議。蓋因題占體,緣事起情,時遇綿纏,則“春歸何處”,自合溫柔;慷慨,則“大江東去”,便須雄壯;使曲稱其題,情附其事,斯為協作。

  林鳳岡認為,婉麗與豪放,視內容而定,不能以某人為某派。自是確論。

  《石嶽文寄》《石嶽詩寄》,尋訪多年,渺無蹤跡,感謝儀清室主人梁先生獻此珍籍,能償夙願,快如何哉!

  筆者莞人,生於斯,樂於斯,愛鄉之心與生俱來;又家本業儒,青箱世守,舌耕於莞城者四世矣。以此故,愛東莞文獻之心,自垂髫始。弱冠後,為研究東莞歷史文化,肄業與教書,課餘之暇,沉湎於研究素材的搜集,交邑中之父老,聆逸事於故家;訪莞籍之遺珍,鈔叢殘於午夜。五上都門,七臨寧滬,東來泉郡,西履昆明。廣東省立中山圖書館,居址近而莞籍豐,更是常至。“文革”中期,一聞中山圖書館開放,即入館借鈔;由南館鈔到北館,由北館鈔到文明路的新館。任教華南農業大學的七年裏,每週三日抄書於省立中山圖书馆。自回東莞,七十五歲以前,平均每月五日讀莞籍於中山圖。時間累加,約有二十年之久。

  四出訪書,飄零湖海,最普通的交通費必不可少。低廉的住宿,粗糲的伙食,高價的複製,长年费用之累加,現在的一個單元的商品房,可以買到有餘了。一次,在北京柏林寺閱讀東莞古籍半載(明代的柏林寺是當時北京圖書館即今國家圖書館的特藏部),一日晚歸,華燈已上,飢腸轆轆,偶有所感,口占一詩,中有拙句云:“他年鄴架翻緗縹,多少芸編认指痕。”聊以自慰之情,當為識者所笑。

  現在《叢書》出版了,讀者諸君,晴窗展卷,珍籍羅前,毋須履筆者當年舟車勞頓之艱,毋須茹筆者當年節衣縮食之苦。真令人羡慕不已,真令人羡慕不已!

  二〇一七年十月於東莞自力齋

  

  

来源:东莞阳光网 编辑:陈灿荣
  • 幻灯播放
  • 查看原图
  • 提示:点击浏览下一张图片,支持键盘翻页 ←左 右→
  • 图集已浏览完毕
  • 重新浏览
  • 发表评论(0)
更多推荐图片



图集推荐

0/0